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cl2588的博客

居敬而行简

 
 
 

日志

 
 

都江堰的启示  

2012-07-23 22:3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江堰的启示 - ycl2588 - ycl2588的博客      都江堰的启示 - ycl2588 - ycl2588的博客      都江堰的启示 - ycl2588 - ycl2588的博客

公元前256年,李冰接任蜀郡太守,于是就开始在岷江上,修建惠泽后世的巨大水利工程都江堰。

其实在此之前,古蜀国的杜宇王就曾命丞相开明治理过岷江,但由于种种原因,治理的效果不大。岷江是长江上游最大的一个支流,它发源于四川西部和甘肃交界的岷山南麓,流经的四川盆地西部是中国的多雨地区。它的大小支流有90多条,上游有黑水河、杂谷脑河;中游有都江堰灌区的黑石河、金马河、江安河、走马河、柏条河、蒲阳河等;下游有青衣江、大渡河、马边河、越溪河等。主要水源来自山势险峻的右岸,大的支流都是由右岸山间岭隙溢出。所以一方面,它的水流量特别大,另一方面,它从崇山峻岭间流出落差大水流湍急,特别是在夏秋雨季,岷江水从上游来到都江堰出山向成都平原流去,就像脱缰的野马奔腾着咆哮着卷地涌浪而前。更有甚者,它携带的大量泥沙,在出山口以后的缓平地带淤积,使河床日渐抬高形成悬河。这样岷江就成为一条灾难河。每到洪水泛滥的季节,成都平原就是一片汪洋,大水过后哀鸿遍野;一遇旱灾,又是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岷江水患长期祸及西川,鲸吞良田,侵扰民生,成为古蜀国生存发展的一大障碍。李冰所以要修建都江堰,就是要因势利导驯服这条狂暴的巨龙,使他服服帖帖为川西平原的人民造福。

要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就是说动工修建本身可能不是工程最重要的部分。重要的是要掌握岷江流域的水情变化,熟悉岷江流域的地理概况,然后在此基础上选择适当的位置,确定最佳的修筑方案。

李冰父子到底是如何调查岷江流域的水情情况,和岷江流域的地理概况的。我们已经不能确知,但有一点应该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个过程肯定是扎实的,是深入的,是多次用脚亲自丈量岷江及其支流,是深入到老百姓中间不厌其烦的询问请求咨询的结果。总之,经过实地勘察,李冰不仅排除了种种迷信的阻挠,坚定了用科学的方法来治理水患的信心,而且发现开明所凿的引水工程渠首选择不合理,因而废除了开明开凿的引水口,把都江堰的引水口上移至成都平原冲积扇的顶部灌县玉垒山处,这样可以保证较大的引水量和形成通畅的渠首网。就这样,都江堰水利工程就一步一步地从李冰的思想深处走来。

治水并非易事,自然界的问题好解决,只要付出劳动就能见到成果;然而更难的是解决人为的问题,这是需要智慧的。李冰治理岷江遇到人为的麻烦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当时秦王的亲信华阳侯的嫉妒,以及制造的一系列的谣言和中伤事件。一个是当时人们受文化素质低下的限制,易被迷信思想蛊惑,从而给治水工作带来的重重阻力。面对这两方面的困难,李冰以他宽仁的态度处理人际关系,以始终坚持用科学的方法治理水患,赢得了人民的支持,而最终克服了人为的障碍,而得以成功。

都江堰水利工程终于付诸实施了,我们可以想见李冰父子在工地上指挥施工的勃发雄姿,还有民工们战胜江水驯服巨龙的热火朝天的场面。于是乎捷报频传。宝瓶口开通了。那是硬把玉垒山凿出了一个宽20公尺,高40公尺,长80公尺的山口用来引水。因其形状酷似瓶口,故取名宝瓶口,把开凿玉垒山分离的石堆叫“离碓”。 我们知道当时还未发明火药,李冰便以火烧石,使岩石爆裂,以此开凿玉垒山的顽石。其难度之大可以想见。分水“鱼嘴”又告建成。宝瓶口引水工程完成后,虽然起到了分流和灌溉的作用,但因江东(宝瓶口一边)地势较高,江水难以流入宝瓶口,为了能更好地分流岷江水,使引入宝瓶口的水保证足够的流量,并充分发挥宝瓶口的分洪和灌溉作用,李冰在开凿完宝瓶口以后,又决定在岷江中修筑分水堰,将江水一分为二:一支顺江而下,另一支被迫流入宝瓶口,起到四六分水的作用。由于分水堰前端的形状好像一条鱼的头部,所以被称为鱼嘴。平水槽和“飞沙堰”溢洪道也建成了。为了进一步控制流入宝瓶口的水量,起到分洪和减灾的作用,防止灌溉区的水量忽大忽小、不能保持稳定的情况,李冰又在鱼嘴分水堤的尾部,靠着宝瓶口的地方,修建了分洪用的平水槽和“飞沙堰”溢洪道,以保证内江无灾害,溢洪道前修有弯道,江水形成环流,江水超过堰顶时,洪水中夹带的泥石便受离心力的作用流入到外江,这样便不会淤塞内江和宝瓶口水道,故取名飞沙堰。另外,为了观测和控制内江水量,李冰又雕刻了三尊石人(水尺),置于内江水中,以“枯水不淹足,洪水不过肩”来确定内江水位;凿制石马(后改为卧铁)置于江心,作为每年枯水季淘滩的标准。在李冰父子的带领下,经过八年的不懈努力,克服了重重困难,都江堰水利工程终告胜利完成。

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参观了都江堰水利工程。此时此刻,面对这惠及子孙两千多年的水利工程,敬畏的心情油然而生。它震撼了我的心灵,让我情不能自已,思绪也就入岷江的滚滚洪流翻滚奔涌而来。

我们都知道,都江堰是一座惠及子孙后代两千多年的伟大的水利工程,但它究竟伟大在那里,而又为什么能惠及子孙后代两千多年,恐怕就很少有人能说清楚了。很多人到都江堰参观以后,感觉到那没有什么宏伟的,也没看到有什么高大的坝堰,甚至连自己家乡的某某水库都不如。把它说得那么伟大,是不是为了打造旅游而做出了过分夸大的宣传。其实这些人的看法的的确确是大错特错了。我们说都江堰伟大正是由于它的平凡。它没有把自己的伟大彰显在外面,它把自己的伟大深藏在岷江的滚滚洪流里,因势利导使桀骜不驯的岷江合理分流;它把自己的伟大洒向成都平原,因时利导使成都平原“沃野千里,号为陆海,旱则引水浸润,雨则杜塞水门,故记曰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华阳国志·蜀志》)所以,我们不得不赞美它默默无闻中的伟大;我们也没有理由不赞美它平凡中的伟大。孔子说:“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论语·公冶长》)这再一次使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不管做事做人都不能仅看外表,如果仅看外表可能会谬以千里。

都江堰的伟大其实就是李冰父子的伟大。李冰父子的伟大就在于他们秉承顺应天道,无为而治的朴素思想。李冰是要治理岷江的,治理岷江必须了解岷江,然后按照江流的自然规律因势利导,变其对人们不利的一面为有利的一面。这一点李冰做到了。他“深淘滩,浅做堰”的治水思想就是最好的体现。这也就是我们在都江堰看不到宏伟堰坝的根本原因。“深淘滩,浅做堰”的根本目的在于以水性就下的特性疏而不堵。这是千古以来显而易见的道理。中国上古的时候,黄河流域洪水为患,唐尧命鲧负责领导与组织治水工作。鲧采取水来土挡的策略治水,结果失败了。《尚书》也说“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治水失败后治水大任由鲧之子禹接任。禹接受任务后,首先就带着尺、绳等测量工具到全国的主要山脉、河流作了一番周密的考察。他发现龙门山口过于狭窄,难以通过汛期洪水;他还发现黄河中下游的泥沙淤积,是致使流水不畅的重要原因。于是他确立了一条与他父亲“堵”相反的治水方针,那就是,就是疏通河道,拓宽峡口,让洪水能更快的通过。禹采用了治水须顺水性,水性就下,导之入海。高处就凿通,低处就疏导的治水思想。结果禹治水成功了。李冰的治水思想和大禹王德治水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他也成功了。

其于人事也亦然。管理人,教育人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人,然后针对其性格特点兴趣爱好和知识水平,进行有的放矢地制定管理方法引导教育。这样一定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孔子是我国最伟大的教育家,他最重要的教育思想就是“因材施教”。他更是时时刻刻在教育实践中贯彻这一重要的教育思想。他实施这一教育思想最重要的前提就是知人。孔子在《论语·学而》篇里就说“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孔子也是注重主动地了解自己的学生的。《论语·公冶长》里面“盍各言尔志?”还有“子谓子贡曰:‘汝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汝弗如也。’”等等都能说明这一点。也正是因为这样,孔子才能针对不同的学生实行个性化的教育。“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论语·先进》)《论语》上记的这一件事就是孔子因材施教最典型的事例。时间已经从公元前的春秋战国来到了公元后的二十一世纪,的的确确是发展了,然而我们在人事上的做法是发展了还是后退了?这确实是值得我们深深思考的问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把教育的悲剧拿来当作炫耀自己功绩的资本?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还人事管理真正的人性化?这恐怕不只是个时间问题,更重要的是方法和价值取向的问题。

说到价值取向和思想方法的问题,我们还得回到战国时代,到李冰父子那里老老实实地汲取。我们说,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最伟大的,就是他们的无为而治。他们治水遵循的是水势就下的自然规律,这个无为的做法可能做起来更难,而且不能过多地彰显工程的巨大宏伟;他们没有为伐己功逆天而行,尽管这样可能做起来容易,而且工程功劳就摆在眼前。他们的这种做法彰显的精神,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他们这种做法的价值取向,就是真真正正的我为人人的价值取向。我们不知道李冰父子是否有职称?我们也不知道根据他们的级别他们能住几居室的房子?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否上班开宝马?我们更不知道他们是否踏着红地毯到工地?我们越发不知道他们是否出现在工地就要录像?我们最不能知道的,是他的后人是否因此跻身于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之列?其实,这些不知道其实都是知道的。我们知道都江堰真真切切惠及川西平原两千多年;我们知道李冰父子的籍贯,直到两千多年以后才被确知。面对都江堰,我心潮澎湃。有很多事情,我们并非做不到,是因为我们做事的出发点有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价值取向的问题。如果我们凡事都站在自身或者自身集团的利益上,我们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如果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以捞取政绩为出发点,那么所做的事情必定是华而不实的;如果我们做工程的出发点是为了中饱私囊,那所做的工程必定是豆腐渣。人们啊,什么时候才能摒弃小聪明,回归到人类本应有的像李冰父子一样的大智慧上来。庄子在《应帝王》篇的最后写道“南海之帝为鲦,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鲦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鲦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都江堰是震撼人们心灵的伟大水利工程。徘徊于都江堰我的内心只有敬畏,记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106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