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cl2588的博客

居敬而行简

 
 
 

日志

 
 

我读《滕王阁序》  

2012-07-13 00:3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滕王阁序》全称《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亦名《滕王阁诗序》,骈文名篇。初唐四杰王勃所作。滕王阁在今江西省南昌市赣江滨。唐高祖幼子滕王李元婴(骄奢淫逸,无心政绩,但精通歌舞,善画蝴蝶,很有艺术才情。他修建滕王阁,也是为了歌舞享乐的需要。)任洪州都督时(公元653年)始建。当时正值唐朝走向繁盛时期。后阎伯屿为洪州牧,宴群僚于阁上。王勃探望在六合县做县令的父亲路过此地,也被邀请出席,即席作成此篇。

文中极尽夸张地铺叙,滕王阁一带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形势景色之胜无与伦比,宴会盛况堪称空前。然而,这一切对于一个心怀经国济世之大才,却只能是“三尺微命,一介书生”而“路出名区”的王勃来说,内心的纠结,可想而知。尽管自己“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但必定有幸被邀请参加这次,都督阎公筹备的滕王阁盛宴。然而,那时那景却毋庸置疑地触发了王勃对自己怀才不遇的的境遇的无比愤懑和万分悲凉的感慨。情之所至,文思泉涌笔端,洋洋洒洒一吐为快。

我们已无从知道,王勃是否知道,都督阎公筹备这次盛宴的真实用意?如果他知道,我们除了要读他赋的酣畅淋漓文采飞扬大量用典外,我们还应该把这篇千古名赋当作杂文读;如果他真的不知道,那么这篇千古名赋则更能见出王勃书生意气。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恃才狂放的王勃想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以展示其非凡的才华,以便达到其走终南捷径的目的。当然,也正是这种书生意气,才给我们留下了如此脍炙人口的文章。然而也正因为此,我们往往在读《滕王阁序》时,由于它赋的华彩而忽略了它感情的起伏变化和思想内容所在。

古往今来,像王勃这样怀才不遇的人不计其数。虽然这只是这些人个人的重大损失,但这恐怕还是其次;更重要的它是国家和民族的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这恐怕就不能说是其次了。孔夫子在《论语·宪问》中说:“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夫子用这种大境界教育我们,是要我们修持自身,成仁成圣。这固然是没有错的。夫子本人终其一生就是这样做的。他说:“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就是真实的写照。这也就是夫子能成为让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雖欲从之,末由也已。”(《论语·子罕》)的原因。然而时代和历史给了夫子什么?这恐怕是我们要深深思考的。世道怎样对待夫子,历史就会怎样对待世道。这又是一个更值得我们深深思考的问题。

 滕王阁因王勃的一篇《滕王阁序》而很快出名。难道我们仅仅就要一个滕王阁,而开发旅游赚取钞票吗?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时代,我们的历史,何时会因《滕王阁序》的思想而惊醒,而出名?斯人已去,伤痛永远!

 

(附上《滕王阁序》及其详注)

 

【原文】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zhěn),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ōu)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fān)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huáng)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qǐ )戟(j ǐ)遥临;宇文新州之懿(yì)范,襜(chān)帷(wéi)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注释】1、豫章故郡,洪都新府:交待了滕王阁的所在地。南昌在汉代是豫章郡治所所在地,所以说“故郡”。初唐改成“洪州”所以说新府。2、星分翼轸(zhěn):翼、轸,都是星宿名,是说这里处在这两个星宿所对着的地面区域。古人用二十八宿的方位来划分地面区域。某个星宿所对着的地面区域,就叫做某地在某星的分野。3、地接衡庐:是说这里(南昌)连接着湖南的衡山和江西的庐山。4、襟三江而带五湖:以三江为衣襟,以五湖为衣带,是说南昌处在三江和五湖的中心地带。三江,反之长江中下游。旧说长江流过彭蠡(现在的鄱阳湖),分成三道入海,故称“三江”。五湖,泛指太湖地区的湖泊。另一说是指,太湖,鄱阳湖,青草湖,丹阳湖,洞庭湖。5、控蛮荆而引瓯(ōu)越:远控荆楚(湖南湖北)连接瓯越(浙江永嘉一带)。6、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极言这里物产丰富。物有光华,天有珍宝,宝剑的光芒直射牛斗二星所在的区域。龙光,宝剑的光芒。墟,区域。《晋书·张华传》里有这样的传说:牛、斗二星之间长现紫气张华请南昌人雷焕来看雷焕说那是宝剑的光芒上通于天。后来终于在豫章的丰城地下掘出了一双宝剑,一名龙泉,一名太阿。宝剑被掘出后,二星间的紫气也就消失了。7、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fān)之榻:写尽这里人才之盛,地气之灵。徐孺子竟然能够在太守陈蕃家中下榻。徐孺子,名稚,字孺子,南昌人,东汉名士,德行为世人景仰。当时徐蕃为洪州太守,他素来不接待宾客,但家中却为徐孺子准备一榻,平时挂起,徐孺子来时便放下使用。榻,低矮狭长的坐卧用具。下榻一词即来自此。8、雄州雾列,俊采星驰:雄伟的大州像雾涌起,才俊像流星飞驰。9、都督阎公之雅望,棨(qǐ )戟(j ǐ)遥临:享有盛望的都督阎公(阎伯屿)的仪仗远远地来了。棨戟,有衣套的戟,古时官吏出行时用作前导的一种仪仗,阎公的仪仗到了,也就是阎公已经到了。10、;宇文新州之懿(yì)范,襜(chān)帷(wéi)暂驻:有着美好风范的新州刺史宇文氏的车马在此停留。懿(yì)范,美好的风范。襜帷,车的帷幔,这里指宇文新州的车马。11、台隍(huáng)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城台和城池处在荆楚和扬州之间。主人和宾客尽都是东南地区杰出的人物。12、十旬休假,胜友如云:指王勃正好赶上十日休假的日子(当时官员十日休息一天,叫旬休),也就是大宴宾客的日子,才华出众的友人不计其数。13、千里逢迎,高朋满座:指迎接来自千里以外的友人,才华出众的友人,齐聚一堂。14、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文坛上的孟学士的文章犹如蛟龙腾空凤凰开屏。王将军的兵器库里有宝剑珍藏,足以显示王将军的勇武和韬略。15、家君作宰,路出名区:家父在六合做县令,我因探望家父路经宝地。16、童子何知,躬逢胜饯:童子,王勃谦称,我何德何能能亲身参加这样盛大的宴会。

 

     【原文】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lǎo)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yǎn)骖騑(cān fēi)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ē);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tīng)凫(fú )渚(zhǔ),穷岛屿之萦(yíng)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披绣闼(tà),俯雕甍(méng ),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yū)其骇瞩。闾(lǘ)阎(yán) 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gě)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zhú)。云销雨霁(jì),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wù)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l ǐ)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注释】1、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指当时正值九月,是秋季的第三个月。序,时序(春夏秋冬皆时序也),三秋,就是秋天的第三个月。2、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潦水,蓄积的雨水。(雨季已过)蓄积的雨水已经全都变成寒潭清影,日暮时分,烟气凝结,远山红叶尽收眼底。3、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俨,通“严”,整饬,在这里就是“驾”的意思。骖騑:驾车的马。崇阿,高大的山丘。驾上车马在高高的路上前行,是要观赏崇山峻岭的秋日美景。4、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帝子,天人都指腾王,长洲,滕王阁前的沙洲,旧馆,指滕王阁。5、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山峦葱翠,上达九霄;凌空飞架的阁道朱漆欲滴,向下看不到地面。6、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鹤、野鸭等水鸟在阁前沙洲栖息,这里沙洲萦回曲折;用兰桂装饰的宫殿,随着山峦的体势修建。汀,水边的沙洲。凫,野鸭。渚,水中小洲。桂、兰,是两种名贵的树,有香气,这里极言宫殿的华丽考究。7、披绣闼,俯雕甍:披,开。绣闼,精美的阁门。俯,俯瞰。雕甍,雕刻精美的屋脊。8、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远处的山原盈于视野,河流湖泊萦绕远去,让人触目惊叹。旷,远。盈视,极目远望,满眼都是。纡,迂回曲折。骇瞩,对所见的景物感到惊异。9、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房屋遍地,其中有不少世家大族;渡头满是船只,船头雕雀画龙。10、云销雨霁,彩彻区明:雨停云散,阳光普照,天空澄明。11、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并孤鹜齐头而飞,秋水与蓝天混为一色。此句感情色彩浓厚,落霞是失去太阳的余辉。孤鹜,是离群孤寂的水鸭。二者从感情上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相通之处。落霞与孤鹜并飞于长天旷野,秋水浩浩,无边无际的水面,不仅使人感到“日暮乡关何处是”的孤寂、凄凉、酸楚。12、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渔人归舟,歌声响彻鄱阳湖区;雁阵惊于寒秋,凄凉之声到衡阳之浦而止。衡阳,衡山之阳,相传衡山有雁回峰,雁飞至此不再向南,待春而回。浦,水边。

 

【原文】遥襟甫畅,逸兴遄(chuán)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yè)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dì miǎn)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注释】 1、遥襟甫畅,逸兴遄飞:襟,胸襟,胸怀。甫,刚刚。遄,迅速。登高远望,顿感舒畅;飘逸之兴致油然而生。2、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爽籁,清脆悠扬的排箫声。宴会上乐声响起,清脆悠扬,萦绕在这个歌宴会厅的上空,像清风吹拂;抒情的歌声就就在耳边回荡,让白云驻足。3、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睢园,西汉梁孝王在睢水边建的竹园,他常和文士在此饮酒赋诗。凌,超过。彭泽之樽,只陶渊明好饮酒。邺,是曹魏兴起的地方,曹植曾在此作《公宴诗》,有“朱华冒绿池”的诗句,朱华,荷花。临川之笔:指南朝诗人谢灵运的才气,谢灵运曾做过临川内史,故称。今日的宴会胜过当年睢园聚会,在座文人雅士豪爽善饮的气概胜过当年的彭泽令;宴会上文人的才气可以和当年的曹植谢灵运比肩。4、四美具,二难并: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件美好的事物都具备了;贤主,嘉宾尽管难得,也一并具备。5、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穷,极尽。睇眄,望。向远极望中天,极尽娱乐于悠闲的时日。6、迥:远。7、识盈虚之有数:认识到事物的盛衰是有一定定数的。盈虚,盈满和亏损。8、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遥望帝京长安和宝地吴会。日下,指京都,这里至长安。云间,吴地的古称。9、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地势悠远,南海更显深邃;天柱高耸,北辰越发高远。南溟,南方的大海。《庄子·逍遥游》开篇就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成玄英《疏》说“而大海洪川,原夫造化,非人所作,故曰天池也。”天柱,《山海经·神异经》里说,昆仑山上有铜柱,高入天穹,叫“天柱”。北辰,就是北极星,这里暗指国君。《论语·为政》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10、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关山难度,有谁为不得志者悲伤?萍水相逢,有谁深知我心?11、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天帝的守门者,这里指皇家的宫门。屈原《离骚》说“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王逸《楚辞章句》注云“言己求贤不得,疾馋恶佞,将上诉天帝,使阍人开关,又倚天门望而距我,是我不得入也。”宣室,汉未央宫前殿正室叫宣室,汉文帝曾在这里接见贾谊,谈话到深夜。李商隐有诗《贾生》说:“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这句是说:我心怀皇家的江山社稷,但不能被召见,我何时才能像贾生那样奉命宣室(其实李商隐的诗里说得很清楚,汉文帝召见贾谊,也是不问民生而仅问鬼神怪异之事)。

 

【原文】嗟呼!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注释】1、时运不齐,命途多舛:齐,通济。舛,乖违。命运不好,前途不顺。2、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冯唐,西汉有才之人,却一生不被重用。汉武帝时举贤良,有人举荐冯唐,当时他已经九十多岁了,不能出仕了。李广,汉武帝时名将,抗击匈奴有大功,却一生未被封侯。。这里王勃举此二人,来类比自己空有报国之才智却无报国之门径。3、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使贾谊在长沙受屈,并非人主不圣;让梁鸿隐居海隅,难道不也在政治昌明之时吗?窜,逃。海曲,海隅。贾谊,以文才著称,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后转任梁怀王太傅。梁怀王堕马而死,他自恨失职,忧郁而死。梁鸿,东汉人,因作诗讽刺君王得罪了汉章帝被迫逃到齐鲁一带海边躲避。4、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所凭借君子能看到细微的预兆,通达之人能知命运事理。机:同几,预兆。5、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年虽老心志还壮,那能在白发之年改变心志;虽身处困厄,远大的志向依然还在。宁,哪。穷,困厄。6、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就是饮贪泉之水,仍觉心静清爽;身处干涸的车辙(喻非人的生存条件),仍然乐观。传说古代广州有贪泉,人喝了此水就会变得贪婪。这里比喻有德行的人在污浊的环境里也能保持正直。庄子《外物》篇中有鲋鱼在干涸的车辙中求救的故事。7、北海虽赊,扶摇可接:北海虽远,承着旋风可以到达。庄子,《逍遥游》中有“北冥有鱼”就是北海。还有“抟扶摇而上九万里”。8、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东隅,太阳升起的地方,比喻早年,桑榆,太阳落下的地方,比喻晚年。9、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孟尝,东汉人,为官清正但不被重用,后归田。空有一腔报国热情,作者借孟尝自比。怎能效法阮籍在无路可走时便哀伤痛哭呢。是说虽然怀才不遇,也不能像阮籍一样,狂放不拘礼节。阮籍,晋朝诗人,狂放不拘礼法,有时驾车出行,在无路可走时便痛哭而返。一次宣泄苦闷心情。

 

【原文】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què)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tāo)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注释】1、三尺微命,一介书生:王勃自称是地位低下的一个书生。三尺,古代士人佩三尺长的绅(礼服上束带的下垂部分),微命,地位低下,王勃做过虢州参军这样的小官,所以这样说。2、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等,相当。弱冠,古代男子二十岁行冠礼,表示已经成人,但体还未壮,所以称做弱冠,后泛指男子二十左右的年纪。自己和终军年龄相当,却没有请缨报国的机会。《汉书 · 终军传》有:汉武帝想让南越(今两广一带)王归顺,就派终军前往说服。终军向武帝请求长缨(长绳),意在缚得南越王带回朝廷。后来用“请缨”指投军报国。3、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是说自己有像班超投笔从戎一样的情怀,更羡慕南朝宋人宗悫“愿乘长风破万里浪”的远大抱负。4、舍:舍弃。5、簪笏:功名利禄。6、百龄:犹言一生。7、奉晨昏:朝夕侍奉(父亲)。8、于万里:去万里以外。9、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是说自己并非像谢玄那样出色的人才,却能在今天的宴会上得遇诸多名士。谢家宝树,指晋朝名士谢安的侄子谢玄。孟氏芳邻,以孟母三迁则好邻而居的故事比喻自己得遇各位名士。10、他日趋庭,叨陪鲤对:意思是,过些时候自己就会到父亲大人身边当面聆听教诲。趋庭:小步快步走过庭院,表示对长辈的恭敬。叨陪,惭愧地承受。鲤对,孔鲤是孔子的儿子,《论语 · 季氏》有: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对曰:‘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对曰:‘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鲤对,指接受父亲的教诲。11、捧袂:指作揖谒见閻公等。12、喜托龙门:由于谒见名流而使自己身份提高。12、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没有遇到杨得意那样引荐的人,只能空吟司马相如的赋独自惋叹。司马相如因杨得意引荐给汉武帝而得到武帝赏识。13、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既然遇到钟子期那样的知音,演奏《高山流水》的乐曲,又有什么可羞惭呢?意思是遇到阎公等名士自己愿意在宴会上赋诗作文。

 

【原文】呜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zǐ) 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注释】1、呜呼:表感叹。2、胜地不常:胜地,指这样的人杰地灵之地。不常,不能长期存在。3、盛筵难再:盛筵,指这次盛大的宴会。难在,难第二次遇到。4、兰亭已矣:意思是当年兰亭宴集的盛况都已成为过往烟云。晋穆帝永和九年(353)三月三日上巳节,王羲之与群贤宴集于此(兰亭,就是今浙江绍兴),行修禊礼,祓除不祥。 5、梓 泽丘墟:梓泽,西晋石崇在今河南洛阳附近所建金谷园的别称。6、临别赠言:指临别时留下这篇序文。7、幸承恩于伟饯:有幸承恩于这次盛大的宴会。8、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登高作赋这件事就有望于在座诸公了。9、敢竭鄙怀,恭疏短引:斗胆竭尽胸怀,恭敬地写此小序。疏写。短引,小序。10、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这两句是说,我的一首小诗已成,共四韵。赋,铺陈。王勃的《滕王阁》诗共八句;“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11、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意思是说,请各位宾客挥洒文采,写出像潘岳陆机那样的好作品。洒、倾各与江、海对应意思是挥洒文采,写作诗文。潘岳、陆机都是晋朝有名的文士。南朝梁钟嵘的《诗品》说“陆才如海,潘才如江”云尔,语助词,用在句尾,表示叙述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