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cl2588的博客

居敬而行简

 
 
 

日志

 
 

高原晚秋  

2009-12-10 00:1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秋时节,高原上那迷人的秋色着实让我陶醉。我流连忘返于高原的沟沟坎坎、田间地头,对高原的爱慕之情油然而生。

坡坎上,最惹眼的无疑是那开得正欢的野菊花。似乎这个季节就是它们的,一枝枝,一丛丛都毫不谦让地竞相开放。那蓬蓬勃勃的劲头,好像孩子们要赶赴一场向往已久的盛宴,谁都挡不住。漫山满坡尽是的,一朵朵碎花像黄灿灿的星星,撒落了一地。看草丛中,看路边,看树下,眼睛都不够用了。沿路而行,顺手攀折,一会儿的功夫,手里就捧了一大束花。幽幽的花香,沁人心脾,不知不觉间人就醉了,似乎来到了一个真切的花的世界。这里的山坡、良田、流水、菊花构成了一处美不胜收的图景;这里到处是鸟语花香,诚实守信,尊老爱幼,邻里友善;这里看不到高高在上者的蛮横和傲慢,这里没有尔虞我诈也没有以强凌弱;这里没有严酷的制度使人高度紧张几近崩溃。这里是花的国度,人的追求。住在这里,“虽南面之君,未可与易也。”

思绪还在继续,眼睛早已经被定格在村口的那棵老柿子树上。由于经历了无数次的风风雨雨,走过了不计其数的春花秋月,这棵粗大的柿子树上结满了岁月沧桑的痂。最后一片已经发红的柿叶在秋风的催促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柿树,它在空中打着旋儿,最终投身到大地的怀抱。柿树周围的地上,已经铺满了一地的柿叶,有的已经干了,踩上去会发出细碎而清脆的声音;有的刚落下来不久,还是旺的,踩上去软绵绵的。树叶不是无情物,它知道,天冷了柿子树需要呵护,但它更知道,比柿子树更需要呵护的是大地,因此它即便是投入大地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这就是诗里所说的“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品质和精神。还是这一片片的叶子,曾经在盛夏酷热的季节里为老树遮挡灼热的阳光,呵护着青涩的柿子快快成长。而此时,柿子树上已经没有了一片叶子,就剩下一树红透了的柿子还挂在树上,像红红的火球在燃烧,燃烧着农家人的希望。

高原上少雨,但高原的秋雨要是下开了可是没完没了。淅淅沥沥的秋雨,不像夏天里的雨,来的骤去得快,一下就是好几天;秋天的雨更不像夏天的雨,一股一股的,它很柔很轻很细。你很难发现它的身影,只见那天阴沉着脸色,被雾笼着,已经衰得泛黄的草叶上湿漉漉的,地上湿漉漉的,就知道是下雨了,穿过雨雾,身上也是湿漉漉的而且有点冷的感觉。其实,高原人也喜欢这样的秋雨。这样的雨水不会流失,全被黄土吸收了可以保墒。雨过了,墒情好,正好种麦。高原人常说:白露种山,寒露种川。所以,白露和寒露前后的秋雨就更显得金贵。高原上还有这样的农谚:麦收八十三场雨。这谚语里的八,就指的是晚秋八月的雨。这雨过后,等两天,地不粘了,农人们套上牛,扶上犁看黄土浪花一样的翻过,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踩着那软绵绵潮乎乎的黄土就好像踩在麦堆上一样,心里别提有多踏实。

     晚秋时节,正是高原上最忙碌的时候。大路上,收秋的车子来来来往往,有拉玉米的,有拉豆子的,有拉谷子的,有拉荞麦的,还有拉苹果的不可胜计。小路上,尽是行色匆匆的收秋的人,他们拿着镰刀、镢、篮子等农具急急忙忙的往自家的地理赶。熟人遇见了,高声地打着招呼,喊着彼此的外号,说一些相互都开心的玩笑话,但有几句话似乎是人人都必说的。“收完了吗?”“孩子们都回来了,帮着正收呢。”“收得差不多了,就等车来啦呢。”从他们之间打招呼的语气里、神情里、笑容里就能知道这个秋天又是一个喜人的秋天。庄稼地里,人们正在挥汗如雨地忙碌着。收豆子的,收谷子的,收荞麦的都看得清清楚楚。只见他们一个个麻利的身手,一会儿就收了一大片;只有那青纱帐一般的玉米地里是,但闻人语声,始终未见人。地头见烟火,茶水有余温。不知不觉又走到不知是谁家的苹果园边,丝丝果香飘然而至沁人心脾,使人陶醉,让人留连。那红红的果子挂满了枝头,压弯了纸条,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不禁使人想起,这才是真正的秀色可餐。微风吹过,满树的果子在浓密的树叶里微微颤抖着,好像在微笑着和游人打招呼。

     高原的夜特别的宁静,晚秋的月光特别的亮,月华静静的流泻着。然而高原的人在这夜里却特别的忙。趁着这月光,人们或者把撕掉外壳的玉米棒运送到平房顶上晾晒,或者把玉米棒的外壳不撕掉,而是以它们为绳相互攒结,然后把攒结起来的玉米棒挂到树上或墙上;趁着这月光,收拾刚挖的红薯,拾掇放置了大半年的萝卜窖;趁着这月光,棚柿子,储苹果直到深夜。勤劳朴实的高原人就是这样在黄土地里面刨庄稼,一年两年,千年万年乐此不疲。现在生活富裕了,人们不再穿家织布了。过去,每年晚秋时节庄稼收拾完了之后,每家的妇女都要收拾一机子布,在冬月闲天里为一家老小织布缝衣。那女人们月下纺线的情景,那女人坐在织布机上一梭子一梭子织布的情景到今天还历历在目。线越纺越长,越纺越细,越纺越匀;纺车的手柄越纺越光,越纺越亮;人却越纺越老。这线里纺出了故事,纺出了朴实,纺出了贤惠,纺出了高原妇女一辈又一辈吃苦耐劳的性格和关爱家人的品质。

     这就是高原的晚秋。高原的晚秋是图画,色彩斑斓,美不胜收,不能不叫人赞叹大自然的神来之笔;高原的晚秋是诗,这诗是高原人热爱生活的情感的外化,质朴中见热烈;高原的晚秋是精神传承着高原人的勤劳、朴实、勇敢和善良。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